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我的深海渔场

第820章 丰厚回报

我的深海渔场 努力大闸蟹 3775 2021-10-20 03:19

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我的深海渔场 热门小说吧( 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  

  “我们都把运输车队开过来了,你说我们吃不吃得下?”张启程咧嘴笑道。

  “行,既然张哥跟超哥你们有把握,那我们就直接卸货吧,好久没回来了,我还等着回家里呢。”项阳笑道。

  李超挑挑眉头,“你不问问我们出的价钱?”

  项阳笑着摇摇头,“我信你们。”

  项阳其实并不是相信自己和李超跟张启程的感情,也不是相信李超跟张启程的人品,而是相信李超跟张启程的信誉。

  生意已经做到了李超跟张启程这个份上,信誉那是比什么都贵重的东西。

  除了那些垄断企业,任何大企业要做大做强,都离不开信誉这个东西。

  或许有些大企业里,会有一些狗仗人势的小人物,但高层,绝对是很讲信誉的,否则的话,他们的生意,做不大。

  李超听闻后也不意外,直接咧嘴笑道:“行啊,既然你信我,那我也不能辜负你的信任,这次你们的这些海鲜,我全部以比市价高一层的价格收了。”

  项阳笑着问道:“我可不是做大生意的,就只是一个渔民,超哥你不看看我的货再给顶价格?”

  李超豪迈一笑,“你的货,什么时候质量差过?”

  “行。”项阳大手一挥,直接下令道:“搬货。”

  很快,一个大灌满海水,海水上还撒着大量冰块的水箱就被船员从船上抬了下来。

  张启程伸脖子往那水箱里看了一眼,立即震惊道:“这是青衣鲍鱼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李超闻言,立刻也吃了一惊,然后立即往那水箱里看去,“数量这么多,个头这么大,项老弟,你把南澳海域给洗劫了?”

  项阳笑着摇摇头,“这些青边鲍鱼是我在新西兰海域外围发现的,我跟我的船员把一些个头较小的煮了吃了,剩下的基本上就都是大的了,不知道超哥你看不看得上。”

  李超高兴得眼睛都眯了起来,“废话,这箱东西抬回去都可以当我的镇店之宝了,甚至我一个人可能还守不住这批货,敢独吞的话以后酒店这个圈子我也就不要混了。”

  “后边还有呢,其实本来数量跟多的,可惜这些青边鲍鱼我都放在甲板上,后来船队遭遇了暴风雪,有不少的青边鲍鱼被暴风雪给吹走了。”项阳惋惜道。

  李超听完这句话,先是高兴得差点跳起来,紧接着,又肉痛得不行,知乎可惜。

  “快,快,快,都运下来,全部运下来。”李超大声跟自己带过来的那些人喊道。

  “来来来,我们一样样的算钱,这些青边鲍鱼的个头我看了,这玩意在国内太罕见了,我也不知道这些东西目前的市价如何,这一笔钱可能得晚半天给你,其余的一会点完货我就立刻把钱转给你。”随后李超又跟项阳说道。

  项阳摆摆手,表示没关系,他现在又不急着要钱,他相信李超的信誉。

  “真是些好东西,超哥,一会这些青边鲍鱼分我十分之一,我带回去给家人尝尝。”一旁的张启程笑着道。

  “我跟你说分就见外了,明天我摆家宴,你带上伯父伯母,都过来,到时候我们一次吃个饱,吃不完的打包带走。”李超豪爽道。

  很快,所有的渔获全部清点完毕,那些磷虾,也全部被张启程给丢到了车队里的那两艘大卡上。

  两艘大卡还拖不完,张启程又连忙又叫了一支运输队过来。

  “项阳,所有的货都已经清点完毕了,你自己算算,是不是这个数字。”几个小时后,李超把手机递给项阳,里边是一张电子账单。

  项阳大概地看了看每项渔获的细分,最后目光落在了总价目上,一共是四千万整。

  项阳吃了一惊,在回来之前,项阳就已经对自己的渔获有了一个大概的估计,总价应该是在两千多万的样子,这怎么会突然多出来一千多万。

  “李总,你这价给得有些高了吧?就算是比市价高一成出来,这些渔获最多也就三千万的样子,怎么会是四千万。”项阳疑惑道。

  “首先,青衣鲍的价格,在国内比你想象中的更高,这玩意并不是完全不对我们国家出口,主要是我们国家也有自己特色的鲍鱼,所以税是非常高的,税高了,就对买卖的双方都不划算,所以我们国家的市场内,几乎就完全没有了青边鲍鱼这块。”

  “其次,这些裸鳃类跟这些舞姬,这些不是我喜欢的观赏鱼,我也不做这一块的生意,但是你知道的,我在观赏鱼市场里有些熟人,你这些渔获既然是打包卖给我的,所以我就帮你问问,这些舞姬跟裸鳃类我不是按市价卖的,是按照售价卖的。”

  “最后,就是这些南极磷虾了,龙城地方上对捕捞南极磷虾是有额外补助的,所以总价比你想象中的高上那么一点,很正常。”李超笑着说道。

  项阳摇摇头,咧嘴笑道:“这可是足足高了一千多万,可不是一点。”

  李超笑着拍拍项阳的肩膀,“其实,大部分去南极的船只,都只能够捕捞道少数几条值钱的鲟鱼,以及一大船的南极磷虾回来。”

  “如果要是没有一点支持,谁会愿意大老远的出去,结果就只拖了一船不值钱的磷虾回来?”

  项阳点点头,这倒确实是。

  从龙城到威德尔海域,以来一回,就几乎是小半年的时间。

  这小半年时间,不算渔船的折损、燃料消耗、船工工资,以及物资补给,光是破冰船的租金,就不是一笔小数字。

  而且,单一的渔船,很少有敢去南极的,去南极的船一般都是庞大的船队。

  辛辛苦苦去一趟南极,结果拖回来的磷虾根本就卖不出去价钱,这谁会愿意去?

  龙城大力支持水产行业捕捞磷虾,并非是磷虾具有市场,这是资源之争,跟市场无关。

  毕竟自己多争一点,别人就少争一点,这样此消彼长下来,差距就逐渐地拉大了。

  项阳点点头,知道原因后顿时欣然接受了这份报价,“行,那钱就还是打在我那张卡上吧,晚上留下来吃个便饭再走?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